區塊鏈如何使信托更透明

2018-06-30 幣圈財經

函授大學講師倫敦大學伯克貝克學院客座講師Birkbeck College擁有倫敦國王學院美國研究學學位,以及倫敦伯克貝克學院法學碩士學位。

在這篇文章中,Harian討論了最近備受矚目的英國丑聞,以及區塊鏈如何提供引發的道德困境解決方案。

在一片對英國首相David Cameron稅收的抗議聲中,他介入了2013年限制歐盟關于海外信托進行更嚴格審查的透明度規則。決定信托作為公司當它對最終所有者和受益人公開時不應持有同樣標準。

但現在,巴拿馬文件(the Panama Papers)提出了關于信托是否應該對群眾監督更加公開的重要問題。這樣做的主要目的就是當涉及到納稅時能夠更加公平。而且區塊鏈正好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使信托更加透明,同時確保其安全性。

信托往往具有非常復雜的法律安排;但他們也傾向于在相同的基礎上進行工作。在幾百年前的最初設想中,信托提供了資產管理的獨特方法。這種獨特性涉及到財富的使用方式,并且依賴于從持有法定所有權的資產管理責任中分離實際所有權。

信托具有公共形式和私人形式。但他們的歷史都表明個人和家庭的愿望是能夠保持自己的財富,更重要的是傳遞給下一代。

信托起源

信托起源是一個著名的故事,11世紀和12世紀的十字軍在離開攻打中東之前,為了安排照顧他們的土地,會托付(受托人)一個朋友代表他們的家庭(受益人)進行管理。

這種資產管理及轉讓的方法在此之前尚未被普通法系承認,當將土地托付給朋友時通常會被看作這位朋友有權利用該土地。

但是當時獨立于英格蘭和威爾士法律的橫平法(Equity)持有不同觀點。

根據公平性,橫平法制定了保護家庭實益權益,同時實施了嚴格的信托責任,信任義務,忠于朋友的規則。這意味著該朋友必須看管好資產,因為他們已經受到了十字軍的托付。

現在,信托還出現在了國際商業投資和車輛貿易;公共和私人養老基金;慈善機構中。

但是,十字軍,朋友和家庭之間那些相同的基礎和雙方自愿原則,從根本上依然存在。

智能合同

作為最近研究的一部分,我一直在考慮如何將區塊鏈技術(最出名的是其在加密數字貨幣比特幣方面的作用)以及其他協助區塊鏈的類似法律進程,即被稱為“智能合同”的計算機程序,映射到信托法和托管制度中。

區塊鏈是否能使信托公司對公眾更開放這個問題的關鍵在于它的基本特征。

區塊鏈本質上是一個對等的,分布式總賬系統,它能夠以一個不變的方式來注冊信息。這可以表現為注冊資產和受益權條款的形式,這兩者對信托都極為重要。

從這層意義上說,區塊鏈在其涉及的信息方面是一個高度可靠的證人。此外,作為在區塊鏈添加或注冊信息過程的一部分,信息的公開宣布也提供了一個完整的透明的歷史公眾監督能力。

這并不意味著區塊鏈不是私人的 – 圍繞金融信息隱私的文化以及商業敏感度還可以保持 – 但它會以一個不同的方式來實現。

采用兩套加密密鑰,一個公鑰和一個私鑰,來驗證交易所提供的安全可能性,然而私人空間仍留在公眾視野中。

不同于其他方法,區塊鏈通過保護公眾視野中的整個過程而保護投資和交易的隱私,包括個人雙方的身份,而且通過保持公鑰匿名性打破了另一個地方的信息流通。

因此,信托可以采取“私人空間”的形式。更具體地說,法律上所定義的信任可以映射到“私人空間”背后的區塊鏈進程。這將針對公眾監督創造出我稱為“智能信托”的安全私密空間。

正如這里所描述的區塊鏈潛力是一個以“第三種方式”存在的隱私模式。

信托有多種類型和大小,也不可否認區塊鏈“智能信托”會比其他技術更適合某些類型 – 它并不是一個萬全之策。雖然信托有很長的歷史,但區塊鏈的歷史比較短。這兩個是否能以及如何一起工作還需要時間考證。

但如果需要高水平的誠實和透明度,區塊鏈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本文來源: 責任編輯:
分享到: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幣圏財經系信息發布平臺,幣圏財經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編輯推薦 | 更多
合作伙伴 | 更多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大神北京28官网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