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期貨、中國礦場和官媒,比特幣世界的國家權力角逐

2018-02-27 幣圈財經

管理階層們早就認識到,他們不能夠失去在區塊鏈和數字貨幣上的權力。

26日,《人民日報》花了整個版面,詳解了區塊鏈技術,肯定了區塊鏈在金融、公益等領域的作用,呼吁要“抓住區塊鏈這個機遇”。除此之外,官媒新華社、《經濟日報》、光明網等國家媒體都在密集報道區塊鏈,都表現出對區塊鏈技術的支持,對ICO持謹慎管控的態度。

至此,區塊鏈技術已經集齊四大官媒的正面發聲。

區塊鏈和數字貨幣領域最近都冒出了跟多以國家為主題的動態信息:

對于區塊鏈,普京說“俄羅斯在這方面不能落后”;委內瑞拉發了石油幣,波蘭、伊朗等都要開始發幣,本質上,這些國家正在遭遇經濟制裁和封鎖,對于新技術帶來的變革的可能性尤其渴望。

在新技術領域,一場國家之間的權力爭奪戰正在發生。

1

美國自然也不想失去對數字貨幣的影響力,比特幣期貨是他們的工具之一。

比特幣期貨,即為以比特幣價格指數為標的的標準化合約,它基于比特幣而進行交易,交易時即使不擁有這種數字貨幣本身也無妨,比特幣期貨通常被稱為是一種“新金融衍生品”。

時針撥回到北京時間2017年12月11日早間,美國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上線了代號為XBT的比特幣期貨。

當時,芝加哥期權交易所對XBT做了一些限定:

交易時間為北京時間2017年12月11日周一7:00到2017年12月16日周六早上6:00;

單位為1個比特幣,最小價格波動則為10美元,而倉位限制在5000份;

初始保證金為每日結算價格的44%,即2倍左右杠桿。初始保證金的設置很好的規避了金融機構的潛在風險,但是較高的保證金也增加了炒幣者買賣期貨的顧慮;

設有熔斷機制,若XBT價格上下浮動超過前一天收盤價的10%,交易暫停2分鐘,超過20%,交易暫停5分鐘。

就在在XBT發行一周后,北京時間2017年12月18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英文簡稱為CME)推出了全球第二只比特幣期貨,代號為BTC。

對比XBT,BTC最大的特征是杠桿加大、風險加大,相應地,投資者對市場的影響力也在變大:

單位為5個比特幣,最小價格波動是25美元,倉位則和XBT一樣是5000份——初始保證金為每日結算價格的35%,即3倍左右杠桿。

不論是XBT還是BTC,都引起了狂熱的投資者們的追捧,帶來了一場漲跌交織的“價格風暴”。

2017年12月11日,將于2018年1月交割的XBT開盤價為15000美元,但XBT報價曾一度飆升至18320美元,而當時一枚比特幣的價格最高超過17000美元。

同時由于價格大幅波動,BTX上市首日兩次觸發熔斷,在第一周的交易中,XBT上漲了17.1%,到2017年12月15日,收盤價為18105美元。

華爾街期貨、中國礦場和官媒,比特幣世界的國家權力角逐

圖:比特幣兩次熔斷

很多人都把一月份的比特幣價格腰斬歸結于“比特幣期貨交割日”——原定于2018年1月18日交割的XBT以10900美元的價格結算,交割15億美金,相當于人民幣100億。

從一月初開始,比特幣的價格開始下跌,到了交割日附近,一度跌至11000美元附近。

一個Reddit用戶發布了一個倒計時的帖子來“預測”市場,“ 在美東1月17日周三下午4點,當第一個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推出的比特幣期貨合約期滿時,市場下跌將會停止(當時比特幣的價格是10900美元)。”

合約到期后,除了比特幣沒有立即反彈,大部分代幣止跌回升。

隨后,2018年1月26日,CME的比特幣期貨產品BTC的首月合約以約10925美元完成交割。彼時,比特幣的價格仍然下滑,2018年1月28日,比特幣的價格甚至跌倒了10000左右,到了2月5日,到了6100美元左右。

 

華爾街期貨、中國礦場和官媒,比特幣世界的國家權力角逐

圖:截至目前為止,三個月內比特幣價格走勢圖

實際上如果回溯到11月底,也就是11月29日,納斯達克交易所宣布將在2018年推出比特幣期貨。當天比特幣價格從12000美元高位跳水,一度下跌接近20%。

傳統市場的觸手還是伸到了數字貨幣市場。

2

畢竟,沒有人想失去對于比特幣的影響力。他們必須要做點什么。

期貨對于投資者而言,原本是對沖現貨價格的風險管理工具——在期貨市場上買進或賣出與現貨市場上數量相等但交易走勢相反的期貨合約,使期、現貨市場交易的損益相互抵補。

對于商品而言,一旦有期貨,產品價格相對來說就會穩定很多——這也是芝加哥兩個期貨交易所建立的歷史原因。當初是為了避開大幅波動農產品價格帶來的虧損,交易雙方約定在未來的糧食交易價格,此舉也讓一直以來大幅漲跌的糧食價格穩定了下來。

從兩次期貨交割來看,比特幣期貨可能會進一步助推當前比特幣泡沫的進一步擴大,加大波動。

最顯著的一點是,熔斷機制很可能成為操縱市場的工具。目前CME和CBOE均設置了比特幣期貨交易的價格熔斷機制,比如CME規定如果比特幣價格上下浮動超過前一交易日收盤價的7%或者13%,則交易暫停2分鐘,若超過20%,則當天交易停止;CBOE規定如果價格上下浮動超過前一交易日收盤價的10%,則交易暫停2分鐘;若超過20%,則交易停止5分鐘。

熔斷機制在一般的證券交易中可以為市場提供“冷靜期”,避免或減少大幅波動情況下的匆忙決策。

《財經》雜志指出,但當市場情緒極度非理性時,熔斷機制則可能存在“磁吸效應”,即在接近熔斷閾值時部分投資者提前交易,導致價格加速觸碰熔斷閾值,反而可能起到了助漲助跌的作用。

一個明顯的事實是,比特幣交易缺乏監管,現貨價格被操縱的可能性很大。《財經》雜志在那篇文章中舉例指出:

“比如邊際定價手法,’晃騙’( Spoofy),是指在市場的眾多買(賣)單中,掛出一個比這些價格都要高(低)的買單,當比特幣價格觸發交易時,發起人則立即撤除交易單。如此一來,盡管什么也沒買到,但發起人的行為會讓其他投資者認為市場上存在著一個天量的買家或者賣家,影響他們的交易決策,從而以低廉的成本操縱市場價格”。

他們通過在支撐位(support levels)上觸發熔斷,使其"看起來” 像是崩盤,這嚇到了新的投資者,他們大多數情況賣空清倉,避免損失。

如果用傳統工具的角度來看,比特幣期貨并不能夠穩定比特幣價格,而更重要的事實,華爾街通過這樣的策略壓低比特幣現貨價格,以更低的價格進場,讓他們的勢力真正進入這一新興產品。

有分析認為,納斯達克要推出的比特幣期貨,應該會是離岸市場的,針對亞洲的比特幣期貨。

毫無疑問,這都是傳統金融權力中心在面臨比特幣時試圖重新掌權的過程,如果美國能夠把亞洲的比特幣交易吸引到納斯達克比特幣期貨市場,美國就完全擁有了比特幣市場的用戶數據庫和資金流量監測平臺。

更重要的是,全球數千家比特幣現貨交易市場會嚴重依賴于這兩家比特幣交易所的價格指數,從而失去對比特幣價格的影響力。

3

就在比特幣期貨到期影響到比特幣現貨價格時,中國市場的政策也在施加影響。

1月16日,中國公布了關閉礦場的紅頭文件,當時分析認為,當時的比特幣大跌也和此次政策靴子落地有關。

四川水電站附近的礦場不得不停下日夜轟隆的礦機,中國的比特幣市場參與者們憂心忡忡——算力開始轉向國外。但是好在比特大陸等大礦場早已布局海外,死的是小的礦場。

而上一次中國對比特幣市場產生政策影響則是2017年9月初,叫停ICO,直接導致了比特幣價格的大跌。

自2017年9月1日以來,比特幣從4800美元跌至3655美元,跌幅達24%,市值縮水近200億美元。比特幣中國報價顯示,比特幣中國停止交易的消息公布后,比特幣跌幅一度擴大至30%,逼近17000元關口。

美國除了華爾街,政府也從來沒有停止向比特幣施加政策的影響力:

2017年12月,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就數字加密貨幣問題向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的Bitfinex及其關聯的數字代幣發行公司Tether發出傳票;

2018年1月,CFTC宣布,已對三家虛擬貨幣交易平臺提起訴訟,稱其欺騙客戶并違反了大宗商品交易規則;

2018年1月8日,根據相關報道,據路透社統計,美國證監會已經暫停了至少14種不同比特幣ETF或相關產品的申請流程;

2018年2月2日星期五,美國摩根大通、美國銀行和花旗銀行也發布決議,將禁止客戶使用信用卡來購買加密貨幣;

2018年2月6日,美國參議院銀行、住房及城市事務委員會將舉行一場有關虛擬貨幣的聽證會。美國媒體將這場名為“虛擬貨幣:美國證監會(SEC)和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監督作用”的聽證會,看作是“虛擬貨幣面臨的關鍵時刻”。

……

無論比特幣和它的發明者中本聰強調這個新興事物的去政府化,中、美甚至韓國政府的一次次監管,都讓比特幣市場的監管氛圍上升到了最嚴厲的程度——當市場對監管和政策高度敏感時,就逃不開監管了。

在打壓亂象之后,中國等政府開始正面表態,一個重要的時刻節點已經來臨,誰能夠有效地介入這一市場,尤其是以政府為主體。

本文來源: 責任編輯:
分享到: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幣圏財經系信息發布平臺,幣圏財經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合作伙伴 | 更多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大神北京28官网预测